我家的茶壶情缘


◎刘干

我家有把霜气横秋的紫砂茶壶,是1949年春天,祖父路过宜兴,花了三块铜板换的。听说要建立新中国了,祖父撂下船主搬运工的活儿,带着这把茶壶和工钱,回到皖北老家,准备给儿子置办婚事。

为让儿孙们铭记新中国成立之日,祖父专门挑选10月1日这天,为我父母举办了结婚仪式,并送给父亲这把紫砂茶壶。

“茶壶”与“搀扶”谐音,表达长辈对晚辈婚后的期望,即要相互搀扶,彼此珍重,相依相伴,养儿育女,白头偕老;还意味着人生如茶,婚后男人对生活的一种把握和担当;更重要的是,新中国建立后,我家分到了两亩土地,生活有了基础,感激之情不用言说都在这把紫砂壶里。因此,父亲格外珍惜、呵护这把茶壶。

小时候,父亲常对我们姐弟几个说:“这把紫砂茶壶是祖父送给我的传家宝。看到它,就看到你们已故的祖父,可千万要小心,别打烂了。”

于是,在我幼小的心灵里,那个棕色紫砂茶壶如同圣物,有时我似乎觉得它就是和蔼可亲的祖父站在那儿,弥补了我没见过祖父的遗憾。每次看着父亲从壶里倒出绿莹莹的茶水,我都心生敬意,感觉有着某种神奇的魔力藏在壶里。起先,我是仰视放在桌上的老茶壶,从不敢轻易触碰,生怕打烂了。后来我渐渐长高,能用手摸到老茶壶了,但也只是轻轻摸摸,生怕下手重了摸痛了它。终于,我高过桌上的茶壶了,小心翼翼地揭开盖子,能清晰地看到醇厚的汤色,闻到浓郁的茶香,每次我都有些迷醉,有相依相亲的幸福时光在浸润。

从小到大,我们姐弟几个常常依偎在紫砂茶壶旁,看着父亲从壶里倒出香喷喷的茶水,轻呷一口,便以老茶壶为道具,向我们讲述许多关于祖父的故事。比如“旧中国风雨飘摇,家境随国运衰落,日子艰难困窘。祖父为养家糊口,孤身一人到南方打长工,风里来雨里去,积劳成疾,英年早逝……”有时听得我们泪水涟涟,也看到了父母劳动间隙所显露的疲惫和艰辛,感受着他们的头发像壶里泡的茶,逐渐由青变淡变白,容颜也逐渐像紫砂茶壶了。

我们姐弟几个长大后,像离巢的鸟儿,陆续离开了家,或求学或嫁人或工作,而老茶壶依旧默默地坚守在老宅里,陪伴着父母,走过每个寂寞的日子。偶尔归来,走进家,看见桌上的老茶壶,好似和一位久别重逢的亲人相见,亲切、温暖和踏实感油然而生,也在我的心头扯出了淡淡的乡愁。可能是割舍不掉的国庆情结吧,在我24岁那年,父母也把我结婚日子定在10月1日。结婚那天,父亲问我:“你想让我送你什么?”我不假思索地回答:“什么都不必送,就给我那把老茶壶吧!”父亲有些惊讶地说:“儿啊,那把老茶壶是个不值钱的泥陶玩意,只能泡点茶水而已,现在是改革开放年代了,还送你这个,为父不忍心呀!”我坚定道:“我就要那个紫砂茶壶,有那个老茶壶,就感觉你、娘和祖父陪在我身边,就能时常想起家乡,让我觉得日子踏实温暖,格外有滋味……”

从此,老茶壶就跟着我,忠实地守在我身旁,陪伴着我的岁月和年华。说来也是神奇,有次正往壶里装茶,不小心碰落了茶壶,就在茶壶即将着地的一刹那,我竟然稳稳地接住了它,让老茶壶有惊无险。遗憾的是,此事发生不久,父亲在老宅安详地合上了眼,走完了他92岁人生旅途。父亲去世后,母亲常来我家小住,每次来都会习惯性地看看摸摸老茶壶,与壶“交流”,每次触碰,她都觉得是最温暖的安慰。

一晃,老茶壶跟随我30多年了。去年10月1日儿子结婚,看他一脸幸福的祥子,我也效仿祖父、父亲问儿子:“结婚需要老爸送你什么礼物?”本以为儿子会说送车送房吧,未承想儿子却说:“也送我那把老茶壶吧,其他的,结婚后自己奋斗!”听了这话,我含着泪把老茶壶交到儿子手里,我释然了。

这把老茶壶,从茅草房到土坯房、砖瓦房、平房,再从乡下到城里,住上宽敞明亮的高档小区房……从建国之日走来,经历了半个多世纪的沧桑岁月,像年长者,见证了我家的喜怒哀乐,悲欢离合,也见证着我家的生活一步步走向美好,走向幸福的新时代。

我一直觉得,老茶壶是个无价之宝。因为它储满的不仅仅是袅袅茶香,是我家三代人以建国日结婚的方式庆祝国庆的往事,是无尽的乡愁和厚重的亲情,更是国人从站起来,到富起来,再到强起来的70年伟大的光辉历程。

老茶壶成了我家国庆文化的载体,留住这把有生命温度的老茶壶,永远注入家族的血脉里,通过国庆婚礼,传承千秋万代,历久弥新。


评论一下
评论 0人参与,0条评论
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
最热评论
最新评论
已有0人参与,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
澳洲幸运8 欢乐城彩票登陆 欢乐城彩票注册 三分PK拾平台 159彩票 江西11选5 极速飞艇平台 北京幸运28 山东群英会怎么玩 秒速时时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