郑板桥的烟火人生


◎王秀荣


郑板桥诗作对联都清雅,蕴含着生活哲理和人生智慧,这和他的修炼有关,也和他的经历有关。


他出身书香门第,却家道中落,三十五岁之后,因为生活贫困,他在扬州卖画为生。少年丧母,中年丧妻,晚年丧子,他在《哭惇儿五首》中这样写道:


天荒食粥竟为常,惭对吾儿泪数行。今日一匙浇汝饭,可能呼起更重尝!

儿子是饿死的,可见生活有多艰难。


他才华耀眼,却一生贫困,四十四岁才中个进士。这样的人生,反倒却修炼出了豁达的气韵。屡屡遭遇的人生重创,让他对生活和生存,有着深深的感悟。诗作也有着简单中的智慧,简朴中的睿智。


扫来竹叶烹茶叶,劈碎松根煮菜根。


面对清苦人生,却保持着内心清雅,扫起竹叶煮茶吃,劈碎松根做柴,煮菜根吃。菜根,应该是说白菜,这样的境况下,喝的茶,也未必是好茶,但,那一分疏朗清雅的气质还在。


郑板桥是属于生活的,他笔下的茶与竹,都摇曳在红尘中,简单,有风骨,有品格,满满,都是烟火人生的味道。


他一生贫苦,却一生保持了这分清雅。率性,幽默,世间的酸甜苦辣,都在其中了。


他题联不少,很多是关于茶的。郑板桥笔下的茶,和那些高士文人不同,他笔下的茶,有世俗味儿,是柴米油盐酱醋茶的茶。


他曾给一间茶馆题联:从来名士能评水,自古高僧近斗茶。


还有一联,和“扫来竹叶烹茶叶,劈碎松根煮菜根”异曲同工。


白菜青盐糙米饭,瓦壶天水菊花茶。


都是简单的俗世生活,很廉价的饭菜,很普通的菊花茶,却有很清雅豁达的味道。


这题联,据说是郑板桥送给一位朋友的。当时,他去朋友家吃饭,朋友和郑板桥一样,也过着十分清贫的生活,淡泊名利。朋友家里挂着一幅堂联:


粗茶淡饭布衣裳,这点福让老夫享受;齐家治国平天下,那些事有儿辈担当。


很契合郑板桥的性格,俩人对坐品茗,闲谈,朋友还留他吃了饭。当然没有什么好饭,无非是清水煮菜,加点盐也算是美味了,饭呢,就是糙米饭,粗茶淡饭,两个人吃得很香甜,因为心境豁达,简单率性。郑板桥临走的时候,就写下了这幅联相赠,还原了那一天的相聚:

白菜青盐糙米饭,瓦壶天水菊花茶。


简简单单的饭菜,简简单单的招待,却是并不简单的友情和诗情。


郑板桥曾自我表白说:凡吾画兰、画竹、画石,用以慰天下之劳人,非以供天下之安享人也。


郑板桥是接地气儿的诗人,画家。他参与并洞悉底层劳动人民的生活,又在这生活基础上,提炼出一分潇洒和豁达来,情趣万千,又贴切自然,自然的,就像乡下外婆家院子里的枣树,勾勒出生活最本真的模样。


一水,一杯,一茶,这人生,如杯在手,如水在杯,如菊入水,被命运钳住的层层时光,纵局促,也要挣扎着演绎一分豁达与诗情。


评论一下
评论 0人参与,0条评论
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
最热评论
最新评论
已有0人参与,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
三分PK拾平台 山东群英会走势图表 上海时时乐 钱多多彩票开户 湖北快3走势 极速快乐十分 秒速快3 159彩票开户 江西11选5 吉林快3走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