父亲的中山装

◎蒋海涛


时值农历十月,在安徽北方,有着十月初一寒衣节祭祖的习俗,亳州地区的人们,则会选择在初一之后到月底之前的时间段内,纪念仙逝的亲人,称之为“送寒衣”。


几天前,我专程回到老家,为父亲和爷爷奶奶的墓祭扫。一路上回忆着父亲生前的点点滴滴,父亲穿着中山装的形象,多次出现我的脑海里,于是便想着写点文字,缅怀已离开这世界11年的父亲。


父亲生前是一名乡村教师,曾在我们老家的学校几乎教了一辈子书,当了十多年的校长。无论是站在三尺讲台上为学生们上课,还是到镇里、县里的教育主管单位开会,抑或是组织师生参加各类重大活动,父亲总会穿着那件中山装,左胸口前的口袋里,装着一支钢笔,衣服下方的口袋里,经常会装着手帕、稿纸等。


父亲曾经说过,他上学的时候,中山装是最流行的服装,正是因为上学时期的热爱,才让他一直对中山装“情有独钟”。


1968年,父亲拿着盖有“亳县第一中学革命委员会”公章的高中毕业证,和全国所有的学生一样,不得不结束求学生涯,回到老家务农。直到上世纪八十年代初,农村学校招录民办教师,父亲通过自己的努力,考取了民办教师。后来,在工作中父亲又通过自学考试,获得了阜阳师范学院的大专文凭,圆了曾经的“大学梦”,也成为了一名正式的人民教师。


自打我能记事时,父亲便穿着那件中山装,那时候农村的学校还有麦忙假、秋忙假,父亲忙着干农活,我便跟着去田野里撒欢,看我跑得满头大汗,父亲会从他衣服口袋里掏出手帕,帮我擦去脸上的灰尘和汗水,还会像变戏法一样从口袋里掏出来糖果、饼干等小零食,攥在手中让我猜上一阵子才会给我,现在回想起来,那时候吃上一块糖感觉能够甜上好几天。


父亲爱抽烟,有一次烟头不小心掉在了衣服上,中山装左襟中间烧了一个洞,尽管如此,他依然不舍得扔掉这件破损的衣服,还曾多次对我说,衣服旧一些不要紧,只要干净、整洁,别人就不会看不起。


后来,父亲又为自己置办了几件不同颜色的中山装。在我读高中时期,父亲来学校看我,依然穿着中山装,那时成年人流行穿西装革履,看到父亲穿得如此“老气”,我心里觉得是件丢面子的事情,生怕被同学看到,多年后每想到这件事,我都会感到后悔和自责,父亲的节俭和自信,值得我一辈子去学习。


2005年,父亲突然查出患有癌症,对于我们全家来说,简直是晴天霹雳,但父亲表现得很平静,依然勉励我要好好学习,只是父亲默默地整理了自己最爱的中山装,并悄悄地去照相馆拍了很正式的照片。


2008年5月1日,父亲离开了这世界,我只能从照片中看到他穿中山装的样子了。

评论一下
评论 0人参与,0条评论
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
最热评论
最新评论
已有0人参与,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
极速飞艇平台 极速PK拾 荣鼎娱乐 湖北快3走势 千禧彩票是真的吗 极速快乐十分 荣鼎娱乐 吉林快3走势 极速飞艇 极速快乐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