城市异乡人

◎蔚新敏

男人是外省的,三十岁左右,进城建筑大军中的普普通通一员。他来我店里买电缆,我这没有,指给他朝北走大约四百米那儿有个店,有卖,我们的总店。他去了,回来时,电缆盘成圈在手里挎着,又在我这买了头盔、线坠、锯,都是木工用的。

大约三天后,他又来了,吞吞吐吐跟我磨叨,那天买的30米电缆,差10米。我吃惊,我们几十年老店,公平做生意,绝不坑人的,马上拿起电话求证。他摆摆手说不用问了,异乡人嘛,吃点亏认了。那不行,我电话联系总店,果然是错了,百米电缆还剩80米。总店那边让他过去拿钱,他说算了吧。我看出了他初来乍到的谨小慎微,只好让总店的人把钱给他带了过来。

他告诉我工地用的紧俏货和厂家以及规格,过时的工具就不要进了。他很诚恳。

半月后,他媳妇要来,他要租一居的单元房,房找好了,就在我们店的楼上,新装修的,家具电器齐全,有网。他很满意,房东要押金两千。他找我帮忙,手头紧,想少交点押金。他保证,一点都不会损坏屋内东西。我犹豫,各种拒绝的理由在脑子里盘旋,心想,没钱还找这么好的房子,你一外地人,我怎么知道你好赖?他要把身份证押给我,说自己在工地怎么凑合都行,媳妇不能。我不能拿他的身份证,我只好说试着跟房东谈谈,我期待房东拒绝我,我也就顺坡下驴了。

房东却误解了我的意思,当着男人的面,她说不要押金行,但是说好了,万一损坏什么就找我,反正我的店也跑不了。无形中,我当了保人。他诚恳地谢了我。我让门房的大爷注意点他,外地人路跑的多了去了。

他的行李简单,两个包裹,一包裹衣服一包裹被褥。房东说,虽然人家是打工的,可被褥和衣服都很干净,不似头不梳脸不洗脚丫子臭烘烘的主儿。一天晚上,房东来送电费卡,非拉着我一起送上楼。小两口正吃饭,白米饭、素炒白菜、猪排骨、紫菜鸡蛋汤,房间热气腾腾的,家的味道袅袅。

房间的电视、空调、壁灯、衣柜……用报纸遮盖着,我想起,搬家前,男人向我要了些报纸。他说这些用不着,盖上干净。

男人的头盔挂在鞋架上,橙红的头盔,俏皮地画了3只兔子,挤挤挨挨很亲密。男人羞涩地说,是媳妇画的,儿子属兔,我们俩也属兔。

他媳妇很健谈。说他是第一次出来打工。他是园林技师,培育桑葚新品种,大棚种植,三年了,不理想,网上查到这边有个学校,他慕名而来跟教授学,一天两天也学不会,只好边干活边钻研。

媳妇俊俏。男人说是大学里费了老劲才追到手,媳妇老家产甘蔗,男人天天买棵甘蔗扛着去宿舍追她,用刀削皮,切成小块,用牙签插着,摆成大大的“LOVE”,这戏码没有感动媳妇,倒是有一次男人买的甘蔗里面有红丝,他自己吃了后回宿舍,媳妇听同学说发霉的甘蔗易中毒,急了,大半夜地勇闯男生宿舍。当然,那晚,他没事,意外的是媳妇自投罗网上钩了。

他的农场也种甘蔗,专门给媳妇种的,跟她老家的比起来味道逊色多了,但是,她说,甜味不足爱情补,他的甘蔗两头甜。真是一对儿别致的小夫妻!我的保人做得值。

两个月后他们要回老家,学校的老教授跟他们一起走,他的执着和不怕苦感动了老教授,乐意亲自去指导。他和媳妇来道别,我要了小兔子的头盔作纪念,我看见它就想笑。

房东收房那天我没去,交接得清楚,房费电费水费卫生费都没亏欠,且擦拭得干干净净。有新房客入住,奇怪这房里还飘着别样的味道,那种温暖的家特有的味道。

是谁说的,一棵树能摇动另一棵树,一朵云能推动另一朵云,我不知道他的名字,但我知道,异乡人也能感染城市人,城市人也能感染异乡人,温情在来来往往间汇成人间暖流。

评论一下
评论 0人参与,0条评论
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
最热评论
最新评论
已有0人参与,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
三分PK拾平台 极速飞艇 澳洲幸运10开奖结果 三分快3 北京幸运28 江西11选5 159彩票 pk10机器人 235棋牌 北京幸运2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