武术大师蒋至诚

◎李绍义

清朝光绪年间,亳州出了一位武术大师,姓蒋名至诚,是一位穆斯林。由于他长年练功,全身都磨炼成了膙子,外号“蒋癣皮”。当时人称蒋大师浑身上下,功夫绝顶,尤其掌上功夫厉害,练就的一手“晰扬掌”,抓石如灰,有万夫不当之勇,人称“赛武松”。

一说“赛武松”,山东有一帮武林高手听着不自在了。他们说:“武松是我们山东英雄,他敢称赛武松,还瞎吹有万夫不当之勇。看来我们必须去会会他,若其人真有此功夫,就与他结为兄弟;若是在那里瞎吹,就给他个教训,叫他知道姜是辣的!”

这一天,这帮山东英雄,一行十数人,直奔亳州,要会一会这位蒋大师。

蒋大师也不拒绝,以礼相迎。这天晚上置酒相待,在大厅内一摆就是十几桌。酒菜上齐,蒋大师叫斟满酒杯,以穆斯林礼仪向大家施了一礼,彬彬有礼地说道:

“今天,山东朋友不远千里来这里作客,使我们亳州这个小县城蓬荜生辉。这也是我们亳州穆斯林的荣誉,当然也是我个人的荣誉。现在我代表亳州穆斯林向山东朋友致意!”

他说着蹲下身来,用一只手攥着面前那张摆满酒菜的八仙桌的一只脚,就是桌腿的最下部,把它平平稳稳的举起来,在大厅内转了一圈儿,口中说道:“希望大家品尝一下我们家乡的古井贡酒!”说罢,将摆满酒席的八仙桌又轻轻放回原处,一点菜汤也不洒!众人望着,瞠目结舌。此时,山东朋友不约而同地立起身来,拱手说道:

“蒋大师,好掌力!失敬!失敬!”

从此,他们就和蒋大师结成朋友,经常来往,切磋武艺。

有句话叫“文人相轻”,其实武林界也有不少人犯这个毛病。就在山东朋友来亳州与蒋至诚结交之后,不上半年,有一位卖艺之人,人称“碰塌天”,听说亳州有位蒋大师,功夫十分了得,特意来到亳州,在一块空地上设了一处演武场,门口竖起一副对联,上写:

脚踢黄河两岸

拳打大江南北

一位十一、二岁的儿童,手里端着一个碗,碗里盛着半碗香油,从这里经过。原来他的母亲叫他上街打油,打油回来,见这里热闹,便过来看看。看到门口这副对联,心中有些不满,便走进演武场大门。这时只听碰塌天一边练武,一边说道:“脚踢黄河两岸,拳打大江南北。这不是吹嘘,常言道:没有擒龙手,不敢下东海。没有金刚钻,不敢揽你这破瓷器……”

打油儿童打断他的话说:“这话有点吹牛皮吧?”碰塌天一看,竟然有个小孩儿说他吹牛皮,十分恼火,骂道:“爬一边玩去!”

随手一耳光子扇去,那孩子一偏头没打着,紧接着又一耳光子扇去。那孩子一闪身,来一个溜地十八滚。他终究没有打着孩子,那孩子手里端着的半碗油也一点没洒!周围的人们为孩子鼓起了热烈的掌声。碰塌天还要动手,那孩子早已冲出人群,跑回家了。

孩子跑回家,找他的老师去了。他的老师是谁?就是武术大师蒋至诚。蒋大师一听有人欺负他的小徒弟,非常生气,就说:“好,我去看看!”

他来到碰塌天的演武场,见那人正左手拿一块整砖,扬起右掌,只听“啪”的一声,右掌击在砖上,那砖便断成两截。那人拾起断砖,绕场一周,让大家看看,得意地说道:“看见吗?这牛皮不是吹的,泰山不是垒的,细腰葫芦不是勒的……”这时,蒋大师走上前去,打断他的话说:

“先生的掌上功夫确实厉害,但不知比起亳州穆斯林的晰扬掌来如何?”

碰塌天满不在乎地说:“听说亳州有个蒋大师,擅长西阳掌,说什么西阳就是晌午的太阳,晌午的太阳是最热的,西阳掌就是掌中绝招,是掌中最厉害的。这些都是牛皮话,事实上我来这里一两天,正想和他过两招,可是他吓得不敢出来!”

蒋大师笑笑说:“大师有所误会,亳州晰扬掌,不是西阳掌,晰扬掌三字是这么写的。”他用指甲在地上写了“晰扬掌”三字,字迹轧入地面,闪闪发光,足有一指多深。

碰塌天正感到稀奇,只听蒋大师又说:“至于姓蒋的这两天没来,不是不敢,而是不知先生驾到。不是刚才小徒上街打油,碰到先生,我直到现在还不知道呢!”碰塌天一愣,不好意思地说:“这么说来,你就是蒋大师了?”

蒋大师说:“不敢不敢,人都称我蒋癣皮。”

碰塌天说:“你蒋癣皮也罢,蒋大师也罢,这个我不管。今天我既然来了,就想跟你过两招,看看是你的晰扬掌厉害,还是我的铁砂掌厉害!”

蒋大师笑笑说:“这样吧,我站着不动,让你打我三掌,我只还你一掌,怎么样?”碰塌天心中暗想:“我三掌不把你打趴在地才怪呢。”他心中高兴,有意高声说:“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啊!莫要反悔!”蒋大师说:“你就用力地打吧,只要不嫌手疼!”

碰塌天一听,可气坏了,心想:“这样看不起我!”于是就攒足力气,在蒋大师

评论一下
评论 0人参与,0条评论
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
最热评论
最新评论
已有0人参与,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
东方彩票 澳洲幸运10开奖结果 五分时时彩 159彩票app 韩国1.5分彩 湖北快3走势 青海快3 极速飞艇 飞速赛车平台 极速快乐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