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有多久没“晒暖儿”了?

◎翟乐华


临近冬至的一个周日,虽然天寒地冻,但晴空万里,太阳光线出奇的温暖。禁不住冬日暖阳的诱惑,我走出家门,向淮河边走去。金黄色的阳光静静照在河面上,把河水浆染成波光粼粼的橘黄色。


在汽笛轰鸣、车来人往的轮渡码头,几位老年人坐在马扎上,眯着眼睛晒太阳,惬意地享受着暖暖的冬日阳光。他们什么也不做,我不知道他们在想什么,阳光也许同样猜不透他们的心思。


我在河边呆立良久,然后顺着流水的方向缓步前行。淮河波浪在阳光里远行的轨迹,也唤醒我久远记忆的轨迹:老家把冬天晒太阳叫“晒暖儿”,听着心里就暖洋洋的。漫长的冬天里,冰天雪地,基本上没有农活。村庄里的大爷大叔们、大娘大婶们都喜欢三五成群,蹲在避风的墙根处“晒暖儿”,他们谈论着今年的收成和粮价,有点“学问”的老先生偶尔也传递一些国家的大政方针。这些老人大多出生在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,经历过兵荒马乱和大饥荒,都是从苦难岁月中煎熬出来的,理应有个阳光普照的晚年。


海塞说:“没有永恒这个词,一切都是风景。”当我漫步到淮河“安澜牛”旁边时,眺望滔滔东逝的淮水,不禁浮想联翩。忽然觉得老家那幅久远的“晒暖儿”场景,岂不是最质朴的乡村画卷和风景吗?阳光总是大公无私的,他平等地把温暖照耀在每一张苍老沧桑的脸庞,不会看谁的五官俊朗而给谁多晒一些,也不会因谁长相一般而给谁少晒一些。


少年时期的记忆历历在目,那时候生活在农村,有大把闲暇的时光,其中有不少“浪费”在晒太阳这件事上。记得那时候的暑假,喜欢到树林里逮知了,寒假偷偷跑到水面上溜冰。每一个儿时伙伴的身体里都“灌满”全无遮拦的太阳光线。跳来跃去,奔跑累了,就躺下,晒着太阳吹着微风,一直到暮色降临才回家吃饭。


而移居城市后,早晨一头钻进办公室,一直到天黑下班,这样的日子往来反复,真的很少有机会与太阳面对面。除了上班,大多数时间都是一个人躲在房间里看书写东西,写累了就躺在沙发上看电视听广播,从来没想过趁着太阳好的时候,出去晒晒太阳,任由他独自在空中发热送暖,真是辜负了太阳的良苦用心。


也许有人感到纳闷,晒一会儿太阳,难道真的有这么难吗?但在熙熙攘攘的现代都市,这的确是一个不好回答的问题。现代都市人一天到晚,起早贪黑,忙忙碌碌。许多时候,一个极小的愿望,都会变成一种极大的奢侈。


但太阳永远在那里日夜兼程,普照众生,也许是我们对待生活与大自然的心态变了吧!



评论一下
评论 0人参与,0条评论
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
最热评论
最新评论
已有0人参与,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
五分时时彩 广西快3 一分时时彩 彩宝彩票平台 极速飞艇 极速快3 99彩票导航网 欢乐城彩票登陆 极速飞艇 河北快3开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