桐城派文人刘开的厚重亳州情

◎张兴华

刘开生平:

刘开(1781-1824年,一说卒于1821年),字方来,又字东明,号孟涂,清代桐城(今属安庆市枞阳县陈州乡)人。出生数月丧父,其母日耕夜织,悉心抚育。小时家境贫寒,当放牛郎时,经常依立私塾学馆的窗子面外旁听先生授课,过耳能诵。塾师发现后,邀他留馆就读,后来还把女儿许配给他。

刘开14岁时,拿着所作诗文拜会当地的文坛大家、“桐城派三祖”之一的姚鼐,被姚赏识,称“此子他日当为古文名家,望溪(方苞,清代著名文学家,桐城文派创始人)、海峰(刘大櫆,清代著名文学家,桐城派‘三祖’之一)之坠绪,赖以复振,吾乡幸也。”遂收其为弟子,授以诗文之法。刘开聪慧勤奋,融会贯通,尽得师传。

刘开生平以教书为业。授课之余,潜心散文创作和文论研究。他主张“以汉人之气体,运八家之成法,本之以六经,参之以周末诸子,然后变而出之,用之于一家之言”。其尊崇桐城家学,但不“拘于绳尺”,而能“取精汰粗,化腐为奇”,“集众家之美”,“而得其天然”。他的文论,对当时的散文创作有一定的指导意义;他的散文,明白晓畅,动宕恣肆,才气俊逸;他的诗文,多反映贫民疾苦,暴露官场黑暗,具有一定的现实主义精神。个人著作有《刘孟涂诗文集》《骈文》《广烈女传》《论语补注》等。

桐城派是清代文坛最大的散文流派,因其文派的重要作家戴名世、方苞、刘大櫆、姚鼐均系安徽桐城人。刘开是姚鼐的得意门生,也是该文派的著名作家。他的那首“小黄城外芍药花,十里五里生朝霞。花前花后皆人家,家家种花如桑麻……”至今在亳州仍广为流传。

那刘开与亳州到底有何不解之缘呢?

其一,缘于修志。清道光五年(1825年)刊行的《亳州志》,其《序》中记载了刘开受聘来亳编修《亳州志》之事:“癸未年(1823年)冬,会大中丞陶长沙公有创修省志之举,因延桐城刘孟涂(刘开)先生主其事。孟涂(刘开)于学无所不窥,人知其辞章之巨丽,或未知其考据之惊(精)核(赅)也……越甲申(1824年)七月,纂辑已过半,而孟涂(刘开)遽先朝露。”另据《桐城县志》载:清代“桐城派”继姚鼐之后,又有“小戴(均衡)、方(东树)、刘(开)、姚(莹)立世。”此人于“道光元年(1821年),受聘赴亳州修志,患暴疾而逝”。

笔者认为,《桐城县志》对当地历史人物刘开赞誉有加,但对刘开于亳病故的时间记述不够准确和翔实。刘开来亳的大致时间可能为道光元年(1821年)下半年,落榻于城内咸平寺。其后,他广交各界朋友特别是文坛才俊,了解当地历史文化、名胜古迹和风俗民情,与亳州结下了不解之缘,并于道光三年(1823年)冬受聘编修《亳州志》,道光四年(1824年)夏七月,《亳州志》编纂任务过半时,患暴病而亡,死后葬于谯东的芍药地。在他死后次年的1825年,即道光五年,由任寿世、刘开、陈恩德等人编纂而成的43卷《亳州志》得以刊行面世。

其二,缘于其客居亳州期间,留下了29首脍炙人口的诗词。这些诗作取材广泛,涉及面有汤陵怀古、拜谒老子祠,游城父乾溪、二女孤堆、魏武帝旧宅、希夷故里、观牡丹花和芍药花等,林林总总,蔚为大观,读后令人赏心悦目。其《魏武帝旧宅》诗云:“谯东精舍没苍苔,射猎冬春亦壮哉。乱世纷纭谁识主,奸雄猜忌尚怜才。成功天限三分局,飨士风生八角台。知己旧推乔太尉,墓门祭罢泪犹哀。”该诗质朴大气,情景交融,抚今追昔,对从亳州走上历史大舞台的曹操充满了敬慕之情。其观亳《牡丹歌并序》,其中的诗文“去花半里先闻芳,花气如丝透出墙。人来百步花似觉,侧身低面迎路旁。满怀春思不暇诉,眼饥一见惊欲狂”,诗人用拟人化的笔法,在写出了牡丹花对游人“侧身低面”欢迎的同时,也写出了诗人目睹了牡丹花盛景之后精神的愉悦和内心惊喜。

刘开的《偕陈晚香、任砚香至城东观芍药复作长歌》(以下简称《亳州城东观芍药歌》)一诗,更是脍炙人口之绝唱:“小黄城外芍药花,十里五里生朝霞。花前花后皆人家,家家种花如桑麻。红紫为田绿为圃,一痕草色低难遮。游江北,一见芍药如旧识。过珍惜,日日读书坐花侧。花如生,枝枝不觉动颜色。涡水滨,花亦作态如相亲。绝代少,天教此花为替人。铺满地,香丝牵客太多事。何缤纷,焰如炉火烧晴云……”

《亳州城东观芍药歌》一诗的创作时间,大致在1824年农历四月的“谷雨”前后。当时的刘开,终日蜗居书斋编纂《亳州志》,并被当地的道家文化、三曹文化,以及历史掌故和风土人情所吸引。暮春,偕文友陈晚香、任砚香们,实地领略华佗故里、药材之乡的旖旎风光。春和景明,鸟语花香,蜂嗡蝶舞,草长莺飞。刘开一行漫步于亳州城东郊野,眼前尽是抽穗扬花的青青麦田,以及云霞片片的芍药花、刺槐花和泡桐花,“小黄城外芍药花……”这一不朽诗作,遂从刘开的口里悠然洒脱地吟出。

写《观芍药歌》之后不久的道光四年夏七月,刘开染上暴疾,不幸英年早逝。

为了编修清·道光《亳州志》,刘开从皖南的桐城来到皖北的亳州。刘开的未竟之业,最终由他的文友们完成了。清·道光《亳州志》(上下册)在尘封194年之后的2019年11月,由亳州市委党史和地方志研究室整理,程诚、杨小凡点校,黄山书社出版。加之芍药花早已定为亳州的市花,刘开《亳州城东观芍药歌》开篇所写“小黄城外芍药花”的诗句,仍在当今诸多媒体和亳州城乡广为传诵。

评论一下
评论 0人参与,0条评论
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
最热评论
最新评论
已有0人参与,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
PK10牛牛 极速飞艇平台 五分时时彩 极速11选5 极速飞艇 极速飞艇 大有彩票开户 三分快3 三分PK拾平台 荣鼎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