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 菜

◎陆琳琳

儿时的冬天,没有现在这样花样繁多的蔬菜可食,漫长的冬季,白菜是餐桌上的“当家菜”。再好吃的东西,若餐餐相见,怕也会乏了味,烦了心,更何况是一成不变的做法呢?


一晃几十年,光阴匆匆而过,渐渐对白菜产生了许多情感。或许是因为它清白纯粹、凌冬不凋,也或许是烹饪方式有了改变,总之,和白菜又重归于好了。


秋冬时节,白菜经历了一场白茫茫的霜后,片片菜叶如手掌,努力张开着仿佛要放飞什么。它们叶阔茎大,肉厚汁多,洗净后稍切几刀,热油下锅,放入姜丝、盐,爆炒、盛盘。这么简单的一道菜,除清香之外,还有一种特别的甘甜,仿佛那落的不是霜,而是注入菜叶里的蜜糖。


民间有“白菜可做百菜”的说法,真不为过。它可以凉拌、热炒、做馅等。我觉得,白菜是最宽厚的蔬菜,无论你怎么做它都好吃,都能让你感受到白菜的包容之心。


在天寒地冻的冬季,吃个白菜炖豆腐,里里外外都暖和。白菜、猪肉炖粉条,更是经典的家常菜。用它做馅,无论荤、素,包出来的饺子都鲜香无比。


平时,我最喜欢把完整的白菜叶铺平,将调好的肉馅或虾仁包裹在里面,慢慢卷起来,形如一只只翠绿的香囊,晶莹剔透,放锅里蒸熟,香气扑鼻,这是孩子们的最爱。我还尝试过做红烧肉的时候,给它们盖上一层白菜毯子,蒸出来的肉特别好看,且肥而不腻。


古人把白菜称之为“菘”,说它“清白高雅,凌冬不凋,四时长见,有松之操。”白菜随喜温,却又抗霜耐寒,把它喻为松柏也不无道理。虽然出身草根,但也不失清白纯粹、仙风道骨。


宋代苏东坡曾这样赞美白菜:“白菘类羔豚,罗土出熊掌。”他说白菜的美味不亚于羔羊和熊掌。这可是对白菜至高的褒奖啊!


著名国画大师齐白石先生对白菜也钟爱有加。他曾在《辣椒白菜》画上题诗:“牡丹为花之王,荔枝为果之先,独不论白菜为蔬之王,何也?”他算是为白菜名了不平。


老作家汪曾祺说:“蔬菜的命运,也和世间一切事物一样,有其兴盛和衰微。”白菜在如今这个食物极其丰富的时代,虽然没有显赫的地位和高贵的身价,但很多人对白菜还是有一种割舍不掉的感情。这种感情根深蒂固,流淌在漫长岁月的记忆之中,如影相随。


在时间的河流里,在最深的红尘处,我愿意做一位像白菜一样的寻常女子,学会沉默与包容,摒弃喧嚣与浮华,回归平淡与本真,守住宁静与平和,如此,就好!

评论一下
评论 0人参与,0条评论
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
最热评论
最新评论
已有0人参与,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
欢乐城彩票登陆 三分PK拾平台 极速快乐十分 吉林快3 极速快乐8 秒速时时彩 易中彩票注册 幸运赛车 盛通彩票 极速飞艇